苏锦墨

楼诚only

emmmm这次能够参加楼诚only十分幸运,见到了很多太太,还有湾家的两位很敬业的coser,希望有机会能够再次参加楼诚的聚会活动www

插播一条广告,楼诚only之后我这的楼诚衍生彩墨还剩大概四十多瓶,cp有楼诚凌李杜方谭赵荣霖and陈亦度,不过老杜和一霖的好像没了x.感兴趣的妹子可以来找我购买www占tag抱歉

咳咳虽然知道自己字迹不咋地但是为了心爱的穆穆太太还是要拼命打call的www

【魔都楼诚ONLY2摊宣】教育处所属—米卡米卡的wonderland

米卡米卡米:

【一个无料多于小料周边的神奇摊位】


【一个为了吃瓜子而足足申请了一个半摊的摊位】




请看图(分为贩卖和无料部分):


感谢哲子做图!加粗!








以下为注意事项,请认真阅读


1.由于场取名单众多,烦请大家到摊位出示订单截图,代领的也是,米卡偶尔可能智商不在线,因此以大家的订单截图为准。


2.明后两天会将大家先前拍的全都发货,大家在only当天取货后麻烦确认收货,我好清点数量。


3.无料数量众多(无语凝噎),大家凭借lof首页(即能看到自己ID的那页)进行领取~


4.部分无料采取先到先得,其中,《小鹿乱跳》加印,将在一个特定时间(你猜)发布于摊位。




以下为摊位Service:


1.可以捕捉到的太太为:我、 @哲学_生活    @坂田氏推土机   @小葵  @二西西   @東慶  @苏锦墨    @河梁 


(豪华阵容大概)


2.欢迎加入豪华一点点定外卖队伍


3.《所幸》购买和《小鹿乱跳》领取可获得to签(谁要),捕捉到墨水制作者本人 @苏锦墨 有记录掉落墨水无料




应该就这些了,欢迎大家来玩~

看了 @搂小腰 太太的《冲喜》一文,感叹文笔之精妙的同时也被这一把接一把的刀子插的不要不要的x.为表仰慕之情唯有手抄表白√顺便求问啥时候这刀子雨才能不下啊www

【荣霖】冲喜41

搂小腰:

  衡玉子对他说出那个法子的时候,荣石不能否认自己有过意动。
  
  他让许一霖信他,可许一霖却选择了离开。之后在荣石想要找回他的时候,因为人妖殊途,所以尽管荣石心急如焚,可也只能如一头困兽,徒劳地生些无用的脾气。
  
  那种一筹莫展的无力感,快要把荣石逼疯了。尤其在衡玉子告诉他,许一霖正在等他的前世爱人,自己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的时候,荣石心里是有怨的。
  
  怨自己的无能,什么都做不了,护不住自己喜欢的人。怨衡玉子的贪婪,如果不是他想要桃心木,一霖也不会被迫离开。
  
  ……他也怨许一霖,连别人的转世都定下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他,给他希望和美梦,却又半途让他知道真相。
  
  如此种种,交替在荣石脑海里闪现。
  
  毫无疑问,衡玉子说的话很有吸引力,如果荣石笨了点,说不明还真会被他蛊惑得魔障而做了这笔交易,去伤害许一霖,把许一霖废掉修为洗清记忆,永远地留在自己身边。
  
  可荣石不笨,他从未相信过衡玉子是好人,连知道郑金德的记忆后,他也没动摇过。如果按照衡玉子的法子,他如实去做了,那么失去修为的许一霖,是生是死,何去何从,完全就掌握在了衡玉子手里,他依旧护不住许一霖。
  
  许一霖有修为,会离开他。
  
  许一霖失去修为,不会离开他,但可能会死。
  
  荣石爱许一霖,想要他留在自己身边,甚至想把他困在自己身边。可同样因为他爱许一霖,所以不会去害他身死,连“可能”都不行。
  
  
  
  
  
  荣石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可还是告诉衡玉子,说自己要先见了许一霖再做决定。

  他说这句话是为了试探衡玉子知不知道许一霖的下落,一来,荣石确实想见到许一霖,二来,他想拖延时间。傅郴此次回去找师父青玉子,临走前告诉了荣石和孙焕,他欲请师父出面帮忙遏制衡玉子的嚣张气焰。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荣石要尽量拖住衡玉子对许一霖的步步紧逼。
  
  荣石这时候还是简单的凡人思维,他暗忖衡玉子现在是有求于他,而且荣府也不是能被随意拿捏的存在,衡玉子只能答应这个要求。
  
  所以后来荣石才会问衡玉子既然有傀儡术,为什么不早用。
  
  但那时的荣石不知道这个,对衡玉子的同意也觉得是意料之中,并不怀疑。
  
  
  
  
  
  
  荣石这次去云梦山脉见许一霖,不过是想要一个死心的理由——许一霖亲口告诉他转世续缘一事是真的,并且不会放弃自己的转世爱人。

  荣石发着高烧在树林里走了几天最后晕死的时候,是真的心如死灰,这让他醒后见到许一霖也没多少喜悦。他真的累了,衡玉子那老道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还有父母弟妹在,既然他对许一霖下不了狠心,那就索性放手吧,各自安好。
  
  可他一如既往的不争气,本来得到答案想要走了,却又在听人参娃娃说许一霖受伤之后,再也抬不起离开的脚步。
  
  他告诉自己,再留些日子,待许一霖伤好些的时候离开他才放心,而且傅郴也不一定有那么快赶回来,他再拖些时日罢。
  
  一直拖了两个多月,在许一霖提出他该回家看看爹娘的时候,荣石猛然惊觉,他已经不想离开,有许一霖在身边的这些日日夜夜,他的心已经几乎被麻痹透彻了。
  
  可再继续纠缠下去,最后是伤人伤己,荣石让许一霖讲了前世的事,不过为了好彻底死心。
  
  许一霖讲了他和石头的事,荣石听出了不对劲,石头的做法完全就是诱哄许一霖,看准了许一霖的不经世事,心思单纯,成功定下转世续缘。
  
  荣石把自己也会这样做的想法抛在脑后,不遗余力地“开导”许一霖,想让他有石头“太自私”“很无耻”的印象,并且还趁机挑拨离间,说那石头等不到许一霖的几世肯定都左拥右抱去了,不吝啬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那人。
  
  然而没想到,许一霖对那人是出乎意料的相信和坚定,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荣石觉得自己太难看了些,枉做小人。
  
  这次决定离开,就是最后一次了。荣石故意对许一霖发脾气,才有理由不理他,否则荣石怕自己不争气的心又会在耳鬓厮磨中开始动摇。
  
  荣石已经想好,这次回去把衡玉子的事情解决后,他便会离开潼安——那个石头的转世就在潼安,他离开对几人都好。
  
  荣石想起当初自己嘲讽孙焕的一句“圣人”,不由得有了种“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感慨。
  
  只是荣石终究做不到淡然放手,他给人参娃娃留了话,让他二十五年后再告诉许一霖。
  
  自己是二十五岁的时候遇见许一霖的,那时候那个石头也是二十五岁,只不过或许他们俩早就在一起了。
  
  他想让许一霖想起,同样是二十五岁,同样是深爱你的人,一个只会向你索取,让你背上沉重的包袱,一个却为了不让你为难,而选择放手离开——自己比那个无耻的石头好很多。
  
  尽管这种做法也算是小人了一回,可荣石还是不想许一霖轻易地忘了他。
  
  他要的不多,他只要许一霖不会忘了他。
  
  
  
  
  
  而现在,许一霖是真的不会忘记他,因为他会死在许一霖面前。
  
  荣石没想到两个月过去了,傅郴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想到衡玉子会不顾他身后的荣府,居然用傀儡术来控制他去杀许一霖。
  
  荣石心想这是第几次了,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他再一次深刻意识到,自己保护不了许一霖。
  
  不过,或许所有的无力感都来自于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荣石发现,将生死置之度外后,有些事情也不像他原来所想的那般不可能。
  
  被衡玉子掐住喉咙,荣石濒死的时候,心想,衡玉子受了重伤肯定要撤退,精心布下的埋伏也发挥不了什么用处。
  
  这次他终于护住了自己喜欢的人。
  
  
  
  
  
  只是……万万没想到许一霖来了。
  
  荣石的意识在慢慢消失,可他放心不下许一霖。
  
  “我不……喜欢你……恨你……”荣石翻来覆去地说。
  
  “还真是情深嗬。”不远处,衡玉子嘶哑难听的一句嘲讽传来,“这个凡人知道我要杀你,不惜豁出了命要先把我杀了,现在为了让你不要报仇以免陷入险境,还故意说些绝情的话,真是被妖物迷了心智了。”
  
  荣石恨透了衡玉子,心神激荡下,嘴角又是一阵血流涌出,把许一霖看得惊骇万分。
  
  “滚啊……”荣石这样对许一霖说道。
  
  然后他的嘴就被许一霖堵住了。
  
  许一霖给他渡灵的手就没松开过,脸上全是泪水,他俯下身,温柔地吻着这个对他说“滚”的人。
  
  荣石的眼泪没入鬓角,涣散的眸子本已微微阖上,随即却又睁圆了,受伤的喉咙口发出粗粝嘶哑的喘气声,本来无力垂下的手僵硬地抬起,往自己心口处的匕首握去。
  
  不远处,衡玉子正摆弄着那只布娃娃。
  
  或许是许一霖渡了灵力缘故,也或许是垂死之人的顽固执念,衡玉子本想让荣石拔出那把刀去杀许一霖,可荣石的手一直握着匕首的刀柄,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似乎在拼命想要挣脱控制。
  
  许一霖察觉到荣石的挣扎,分开两人的吻想看看他怎么了的时候,就骇然地看见荣石握着那把匕首,往自己心口处又插深了几分。
 
  只来得及再看许一霖一眼,荣石的生机便彻底断绝。
  
  “荣石!”
  
  许一霖嘴边沾了荣石的血,衬得一张脸煞白,他一遍又一遍地把自己的灵力渡过去,却是石沉大海,荣石没有了任何反应。
  
  许一霖收回渡灵的手,颤抖着想去摸荣石的鼻息,却又停在了半空。他怕,他好怕……
  
  “荣石……”
  
  许一霖眼里的泪水这时候像是干涸了一般,他怔然地把手覆上荣石大睁着的眼睛,轻柔无比地阖上,嘴里喃喃地念着荣石的名字,一声又一声。
  
  荣石……你好好睡一觉。
  
  
  
  

  
  “知道他方才为何要自绝生机吗。”衡玉子看这场死别看得很开心,“因为控制他的傀儡在我手里,我想让他用那把匕首杀了你,结果这凡人居然又自己找死了。”
  
  衡玉子嗤笑一声:“蝼蚁一般,不自……”
  
  话音未落,他便一个缩地成寸,转移了位置。而在原地,许一霖背着荣石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区区障眼法,也敢在老夫的天眼面前露丑。”衡玉子洋洋得意道。
  
  许一霖只冷冷地看着他。
  
  “你这是又想用隐身术了吗?”衡玉子悠哉地开口,脖子上的那道伤痕还在流血,只是量小了很多。
  
  许一霖瞳孔一缩。
  
  “被我说中了?劝你少费些力气,这些雕虫小技在我的天眼下都是无所遁形的。”衡玉子好不得意,“给你看看真正的法术是什么样的罢!”
  
  “散!”四周弟子应声齐齐退开,带起的气流让衡玉子宽大的道袍无风自动,若不是满脸血污,看着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
  
  只见他原来所站的位置——亦是许一霖现在所处的地方,以许一霖为中心出现了一个花纹繁复巨大的法阵,十六条埋在地底的金色锁链破土而出,聚拢成一个牢笼,封锁住许一霖所有的退路。
  
  许一霖后退半步,察觉到自己的灵力正在慢慢流失,他无措地将荣石的尸身抱在怀里。
  
  “锁妖阵。”衡玉子缓步踱至牢笼面前,对许一霖道:“老夫知道,桃树妖只要化成树形,就可以随时增长修为,便画了个散灵阵,只要你在里面一天,不但吸收不了天地灵气,而且还会被这散灵阵化去修为,一天天地虚弱下去。”
  
  聚灵阵是集天地灵气,散灵阵便与之相反。这阵法本来失传已久,可谁让他有整个大周朝为宝库呢?
  
  “是不是很恨我?恨我一手造成了你所爱之人的死。”衡玉子含笑对着许一霖说:“可是你恨我又有什么用呢,你非但杀不了我,还要受我钳制。空有一身修为,却不思进取,你们这些桃树妖,拥有极高的天赋简直是世间最大的不公。”
  
  “我如今,也是替天行道。”
  
  许一霖原本澄澈的眸子染上了杀意,仇恨的目光毫不掩饰地看向衡玉子。
  
  衡玉子丝毫不怵,反而越加高兴。
  
  恨吧,越恨我最好!恨到想把我挫骨扬灰!
  
  当人间至善本来无情无欲的桃树妖,七情六欲完整的时候,他开天眼真正需要的那样东西——桃树的心,便会诞生。
 
  
  
  
  

  
  未完待续
  
 争取两天完结。

感谢上天,让我遇见这么美好的你,叶神,生日快乐!

出些本子,中考了清下书柜,打星暂时不出,但可以先排。顺便求醒黄粱和从前从前。占tag十分抱歉.。

愿太太三次安好。

清和润夏:

并不需要为我吵架,姑娘们。


我本人嘴笨,跟人对骂根本接不上词。但嘴笨不代表一个人软弱。基本上我想说什么是因为我想说,谁也不能左右我的想法。


想了想,表达太委婉是我的一个很大的毛病,我决定直说吧。


姑娘们维护我的心,我很感动。


我也有想要维护什么的心。


我没能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事情,这是我的错误。我恨造谣的人,我恨得要死,词汇贫乏不知道能怎么痛骂这些人,我只能喊“你离我远一点”。这不是“被欺负”,这是我自己要喊的。我多希望姑娘们哪怕跟着我喊一声呢?


我谁都没拉黑。因为言论根本堵不住,拉黑没意思。想法表达出来,也就可以了。不需要纠缠,不需要话赶话。有些话其实也挺有意思,当个警醒。


这一年多我很快乐,谢谢,我说过话痨找到一些可爱的听众犹如沙漠里找到水。我讲故事,姑娘们给我的温柔的回馈会让我受益终生。一年多的快乐记忆,已经太满足了。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一年多无私热情的支持,这一次,真得道别了。


最后,凌野,你,王八蛋。

【谭赵】见色起意12

很好看嗷嗷嗷嗷嗷嗷,每天都在盼着太太更新hhhh


搂小腰:

  接下来的情节在原文中极其乏善可陈,并且很是狗血。 
   
  因为赵柒不是主角受,所以他和主角老攻“谭宗明”之间发生的很多“勾引与被勾引”,在原文里大多是一笔带过,着墨很少,最常见的就是诸如,赵柒换了什么显腰显屁股的衣服,见到谭宗明的时候搔首弄姿,极其笨拙地“勾引”,或者是装乖巧扮柔弱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让谭宗明心生怜惜。 
   
  其心志之坚定,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让赵启平都有些感慨,追男人追到这个份儿上,也算是教科书般的失败了。 
   
  当然赵启平更多的还是无语,无力扶额,我该拿什么拯救你那离家出走的智商。一方面像个饥渴的小媚娃似的勾引男人,一方面又扮乖,清纯得眨着星星眼,这么精分,会接受你的未免口味太重。 
   
  虽然“谭宗明”连N顶绿帽子都能接受,口味也不轻,但那只是对玛丽苏主角受,至于对赵柒,自然是一天比一天地态度恶劣。 
   
  或许其中还有失望。三年时间里,他虽然很少在家,但赵柒给自己和王伯的,都是一个内向乖巧的孩子印象,而现在这孩子居然对他起了不该有心思,还那么下作,那么不知羞耻地用肉体引诱他,丢人现眼。 
   
  他不想让王伯伤心,所以把赵柒做的那些“好事”都憋在了心里,不和任何人提起。而随着他和冷夕相处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欣赏他的冷静和理智,以及善解人意。一次精神疲惫之下,他把话匣子打开了,和冷夕倾诉。 
   
  冷夕冷傲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柔软的心,他觉得赵柒做的事不对,但认为他还是个孩子,或许是把敬仰和爱意分不清了,毕竟谭宗明在他的生活里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他们之间又没有血缘关系,一时间分不清也有可能。 
   
  谭宗明听着觉得有理,但他对处理这些问题一筹莫展,便问冷夕有没有办法。 
   
  冷夕道,赵柒这孩子有些偏激,或许是他小时候的经历(谭宗明告诉他的)给了他一种不安全感,害怕失去,所以就很想得到,甚至不惜不择手段。他越受刺激,就会越偏激,更加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感情,。因此谭宗明不能再刺激他了,态度要温和一些,让赵柒先冷静下来后,再慢慢疏导。 
   
  谭宗明觉得这办法很好,对出主意为他分忧的冷夕,感觉就更好了。要知道赵柒之前对冷夕可是做了不少错事,有了谭宗明不许他接近冷夕的“禁令”后,虽然对冷夕搞的事少了,但每次遇见冷夕,赵柒小媚娃同学都是冷哼+不屑,头能仰到天上去。冷夕的高傲谭宗明是知道的,但就因为如此,他才越觉得冷夕心地善良,宽容大度,十分美好。 
   
  谭宗明按照冷夕的建议,开始对赵柒的态度变好。 
   
  赵启平对此只想禾禾禾。他是真的不知道,亲妈作者到底是想展现冷夕的善良,还是蠢了。或者说,这两者,并没有冲突的地方?说好的高贵冷艳聪慧睿智苏受呢,就是这么聪慧的?要不然就是,亲妈作者为了情节铺垫,连主角也可以牺牲,让他人设崩坏一把。 
   
  赵柒那么多次勾引,那么多次被拒绝,遭受冷脸百次,都没放弃对谭宗明的爱,如果真分不清感情的话,那他一点也不会想分清。毕竟仰慕和爱慕这两种感情的界限,圣人也别想划出楚河汉界。赵柒想和谭宗明上床,仅就这点,感情就已经变质了。 
   
  如果谭宗明在对他不假辞色后,又转变了态度,对他不再冷脸,赵柒这病娇小媚娃只会觉得是自己的坚持和爱意,打动了谭宗明,美梦成真,他多么兴奋,多么欢喜,那么随即而来的,就是更深的沦陷,和更令人窒息的沉迷。 
   
  赵柒会变回乖巧,因为他知道谭宗明喜欢这个,他会变回懂礼貌,因为谭宗明喜欢这个。然而谭宗明不喜欢他爱自己,赵柒永远也做不到。 
   
  吃多了黄连,在尝到了夹在其中的丝毫甜意后,赵柒就会不知足起来,想尝到更多。 
   
  所以,在“享受”谭宗明对他的温和态度不久后,他便不知足地想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决定一定要把自己献给谭宗明。 
   
  在这次的“献身”事件后,小说的一个拐角点出现了。因此,赵柒的这次献身,又属于重点加粗和标红的情节。 
   
   
   
   
  
   
  “嗯,大概就是这样。”赵启平将这场戏原原本本地说给谭宗明听。 
   
  在谭宗明知道赵启平不完成任务,就会疼得死去活来后,主动申请了配合。赵启平当然不会拒绝,而且一有任务就第一时间完成。 
   
  自打两人强强联手以来,赵启平完成系统任务,便跟砍瓜切菜一样简单。毕竟他不用再费尽心思地构思如何“合理”地一次次献身,才不会让谭宗明讨厌,很多时候只要他摆几个姿势,让谭宗明“看看”就行了。 
   
  不过还有些时候需要身体“接触”。比如,系统让他在谭宗明给他辅导作业的时候,摸他的大腿,表现赵柒的饥渴,或者是一个“站不稳”,栽倒谭宗明怀里,表现赵柒的“心机深沉”…… 
   
  赵启平既然有心在这个世界里“拿下”谭宗明,就自然不会白白放过机会。摸大腿,行,不过一抚二揉三撩拨这种细节自由发挥,毕竟谭宗明又不知道系统下发的任务究竟是什么。白白嫩嫩毫无力量的一只手,搭在男人贲起的大腿肌肉上的时候,有种干净的情色。 
   
  至于为什么贲起……因为谭宗明ying了。 
   
  赵启平认为这是正常的身体表现,毕竟谭宗明又不是不ju,被他这样撩拨要是都没反应的话,除了yangwei,就没其他的了。为了不让谭宗明起疑心,他表情极其自然地,一副“男人都懂”的样子让谭宗明“解决解决”。 
   
  只有谭宗明自己知道,他多想按住那只手,直接覆上自己快要烧灼的欲望。但是,不能,赵启平戒备心重,他现在还不能让他对自己的“配合”起疑心。 
   
  为了长久的打算,谭宗明忍得额角青筋直冒,飞奔去了浴室里,想着外面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混蛋打枪。 
   
  进入他,贯穿他,让小混蛋哭出来。脑海里闪过许多黄bao的的画面,谭宗明喊着赵启平的名字she了出来。 
   
  至于一不小心跌进怀里的戏,最好演了,谭影帝和赵影帝一个搂,一个被搂,动作娴熟,姿势契合,没有出现赵启平摔在地上的这种乌龙,一遍就过,画面还挺有些“唯美”范儿,只是被恰好路过的冷夕“不小心”看到了,他转身就走。 
   
  原文里的这个时候,谭宗明本来是要放开赵柒,立刻跟去找冷夕解释,但小媚娃说自己脚崴了,直嚷着疼得不行,比专业“碰瓷”还出色的演技让谭宗明只好留了下来。当然,在发现赵柒是在骗他后,谭宗明对他发了通脾气,严厉训斥了一顿,找到一脸落寞的冷夕,解释一番。 
   
  谭宗明也就是在这里,发觉自己对冷夕有种不一样的感情。 
   
  不过换了芯子的谭宗明,恨不得搂着赵启平演个一天一夜,后来“解释”倒是对冷夕“解释”了,但哪里会对他起心思,尤其谭宗明已经知道自己在这本书里的“身份”——崩得他亲妈都不认识了,就更不可能再和冷夕之间有什么了,他对自己黑色的头发,和透明的“帽子”,还是很珍惜的。 
   
  总之,谭赵携手之下,剧情的崩坏,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期间,两人都藏着对彼此的心意,天天拼演技,刷任务,彻底贯彻人生如戏,全凭演技,偶尔暗搓搓高兴对方的“变化”,都觉得自己胜利在望。 
   
   
   
   
   
  目前为止,真要评比的话,谭宗明最满意的一场戏,就是赵柒装病那场。“谭宗明”去看生病的赵柒,却没想到赵柒被子底下的身体,是脱光了的,“谭宗明”一去就被赵柒chi身luo体地抱住求欢。 
   
  谭宗明“撕开”紧贴着自己的赵启平的时候,只有自己知道,他拿出的是毕生的控制力。不着寸缕的心上人,扭动着身躯,妖娆地发出求欢的讯息,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啊!他多想按着那把纤腰,不管不顾地压在身下,把快要爆炸的欲望,在他体内尽情释放,做到这小混蛋再没有力气勾引自己。 
   
  但是不行,赵启平对他,虽然有好感,但还没到爱的地步。他是不管不顾地爽了,之后肯定会后悔莫及。谭宗明是个成功的商人,眼前的利益虽好,却蒙蔽不了他的眼,他看见的,想要的,是以后更美好的日子。 
   
  那一次,谭宗明和赵启平两人都分别找了浴室解决。 
   
  谭宗明在默念“成大事者,动心忍性”,赵启平却在另一边咬牙,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谭宗明对他难道还没有别样的心思吗? 
   
  都到那个地步了,要不是还没确定谭宗明是否爱上了自己,赵启平都想吼一句,你**不行,我来! 
   
  毕竟小媚娃的身体,还是有男人的硬件条件的,虽然不能让下面那个人“爽”就是了…… 
   
  赵启平再次坚定了要回到现实的心,恢复他的18cm! 
   
   
   
   
   
  那场戏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让谭宗明非常满意。不过现在,谭宗明觉得要把那场“床戏”的满意度名次延后一位了,因为接下来的这场戏,才是“饕餮盛宴”呐。 
   
  原文剧情: 
  赵柒自己给自己下药,让“谭宗明”来自己房间,又一次脱光了求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