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墨

品牌控:

周五福利弹【Ofra腮红  等你来试用】

要想打造一个元气满满的妆容,腮红是不可缺少的一步。而夏天马上要过去了,仙女们挑选秋冬季的衣服一般深色系居多,这时侯腮红的使用更是至关重要。这次给大家带来腮红的福利,赶快来申请免费试用吧!


参与方式:

关注“品牌控”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9月8日—9月15日

试用人数:6人

申请TIPS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最喜欢的腮红颜色,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品牌控”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注意!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免费试用”若没晒试用感受者,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


试用品牌简介:

OFRA是来自美国的小众美妆品牌,性价比极高。成立20多年,因为被欧美美妆博主力荐而红遍ins,可以说每个美妆届的老司机都爱她!OFRA的腮红粉质细腻,温和不刺激,色号选择多颜色也非常美。


本次试用产品:

Ofra 单色腮红(价值191RMB)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品牌控】所有

同时小仙女们也可以同步在网易美学参加同期👉免费试用👈


楼诚only

emmmm这次能够参加楼诚only十分幸运,见到了很多太太,还有湾家的两位很敬业的coser,希望有机会能够再次参加楼诚的聚会活动www

插播一条广告,楼诚only之后我这的楼诚衍生彩墨还剩大概四十多瓶,cp有楼诚凌李杜方谭赵荣霖and陈亦度,不过老杜和一霖的好像没了x.感兴趣的妹子可以来找我购买www占tag抱歉

咳咳虽然知道自己字迹不咋地但是为了心爱的穆穆太太还是要拼命打call的www

【魔都楼诚ONLY2摊宣】教育处所属—米卡米卡的wonderland

米卡米卡米:

【一个无料多于小料周边的神奇摊位】


【一个为了吃瓜子而足足申请了一个半摊的摊位】




请看图(分为贩卖和无料部分):


感谢哲子做图!加粗!








以下为注意事项,请认真阅读


1.由于场取名单众多,烦请大家到摊位出示订单截图,代领的也是,米卡偶尔可能智商不在线,因此以大家的订单截图为准。


2.明后两天会将大家先前拍的全都发货,大家在only当天取货后麻烦确认收货,我好清点数量。


3.无料数量众多(无语凝噎),大家凭借lof首页(即能看到自己ID的那页)进行领取~


4.部分无料采取先到先得,其中,《小鹿乱跳》加印,将在一个特定时间(你猜)发布于摊位。




以下为摊位Service:


1.可以捕捉到的太太为:我、 @哲学_生活    @坂田氏推土机   @小葵  @二西西   @東慶  @苏锦墨    @河梁 


(豪华阵容大概)


2.欢迎加入豪华一点点定外卖队伍


3.《所幸》购买和《小鹿乱跳》领取可获得to签(谁要),捕捉到墨水制作者本人 @苏锦墨 有记录掉落墨水无料




应该就这些了,欢迎大家来玩~

看了 @搂小腰 太太的《冲喜》一文,感叹文笔之精妙的同时也被这一把接一把的刀子插的不要不要的x.为表仰慕之情唯有手抄表白√顺便求问啥时候这刀子雨才能不下啊www

【荣霖】冲喜41

搂小腰:

  衡玉子对他说出那个法子的时候,荣石不能否认自己有过意动。
  
  他让许一霖信他,可许一霖却选择了离开。之后在荣石想要找回他的时候,因为人妖殊途,所以尽管荣石心急如焚,可也只能如一头困兽,徒劳地生些无用的脾气。
  
  那种一筹莫展的无力感,快要把荣石逼疯了。尤其在衡玉子告诉他,许一霖正在等他的前世爱人,自己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的时候,荣石心里是有怨的。
  
  怨自己的无能,什么都做不了,护不住自己喜欢的人。怨衡玉子的贪婪,如果不是他想要桃心木,一霖也不会被迫离开。
  
  ……他也怨许一霖,连别人的转世都定下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他,给他希望和美梦,却又半途让他知道真相。
  
  如此种种,交替在荣石脑海里闪现。
  
  毫无疑问,衡玉子说的话很有吸引力,如果荣石笨了点,说不明还真会被他蛊惑得魔障而做了这笔交易,去伤害许一霖,把许一霖废掉修为洗清记忆,永远地留在自己身边。
  
  可荣石不笨,他从未相信过衡玉子是好人,连知道郑金德的记忆后,他也没动摇过。如果按照衡玉子的法子,他如实去做了,那么失去修为的许一霖,是生是死,何去何从,完全就掌握在了衡玉子手里,他依旧护不住许一霖。
  
  许一霖有修为,会离开他。
  
  许一霖失去修为,不会离开他,但可能会死。
  
  荣石爱许一霖,想要他留在自己身边,甚至想把他困在自己身边。可同样因为他爱许一霖,所以不会去害他身死,连“可能”都不行。
  
  
  
  
  
  荣石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可还是告诉衡玉子,说自己要先见了许一霖再做决定。

  他说这句话是为了试探衡玉子知不知道许一霖的下落,一来,荣石确实想见到许一霖,二来,他想拖延时间。傅郴此次回去找师父青玉子,临走前告诉了荣石和孙焕,他欲请师父出面帮忙遏制衡玉子的嚣张气焰。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荣石要尽量拖住衡玉子对许一霖的步步紧逼。
  
  荣石这时候还是简单的凡人思维,他暗忖衡玉子现在是有求于他,而且荣府也不是能被随意拿捏的存在,衡玉子只能答应这个要求。
  
  所以后来荣石才会问衡玉子既然有傀儡术,为什么不早用。
  
  但那时的荣石不知道这个,对衡玉子的同意也觉得是意料之中,并不怀疑。
  
  
  
  
  
  
  荣石这次去云梦山脉见许一霖,不过是想要一个死心的理由——许一霖亲口告诉他转世续缘一事是真的,并且不会放弃自己的转世爱人。

  荣石发着高烧在树林里走了几天最后晕死的时候,是真的心如死灰,这让他醒后见到许一霖也没多少喜悦。他真的累了,衡玉子那老道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还有父母弟妹在,既然他对许一霖下不了狠心,那就索性放手吧,各自安好。
  
  可他一如既往的不争气,本来得到答案想要走了,却又在听人参娃娃说许一霖受伤之后,再也抬不起离开的脚步。
  
  他告诉自己,再留些日子,待许一霖伤好些的时候离开他才放心,而且傅郴也不一定有那么快赶回来,他再拖些时日罢。
  
  一直拖了两个多月,在许一霖提出他该回家看看爹娘的时候,荣石猛然惊觉,他已经不想离开,有许一霖在身边的这些日日夜夜,他的心已经几乎被麻痹透彻了。
  
  可再继续纠缠下去,最后是伤人伤己,荣石让许一霖讲了前世的事,不过为了好彻底死心。
  
  许一霖讲了他和石头的事,荣石听出了不对劲,石头的做法完全就是诱哄许一霖,看准了许一霖的不经世事,心思单纯,成功定下转世续缘。
  
  荣石把自己也会这样做的想法抛在脑后,不遗余力地“开导”许一霖,想让他有石头“太自私”“很无耻”的印象,并且还趁机挑拨离间,说那石头等不到许一霖的几世肯定都左拥右抱去了,不吝啬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那人。
  
  然而没想到,许一霖对那人是出乎意料的相信和坚定,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荣石觉得自己太难看了些,枉做小人。
  
  这次决定离开,就是最后一次了。荣石故意对许一霖发脾气,才有理由不理他,否则荣石怕自己不争气的心又会在耳鬓厮磨中开始动摇。
  
  荣石已经想好,这次回去把衡玉子的事情解决后,他便会离开潼安——那个石头的转世就在潼安,他离开对几人都好。
  
  荣石想起当初自己嘲讽孙焕的一句“圣人”,不由得有了种“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感慨。
  
  只是荣石终究做不到淡然放手,他给人参娃娃留了话,让他二十五年后再告诉许一霖。
  
  自己是二十五岁的时候遇见许一霖的,那时候那个石头也是二十五岁,只不过或许他们俩早就在一起了。
  
  他想让许一霖想起,同样是二十五岁,同样是深爱你的人,一个只会向你索取,让你背上沉重的包袱,一个却为了不让你为难,而选择放手离开——自己比那个无耻的石头好很多。
  
  尽管这种做法也算是小人了一回,可荣石还是不想许一霖轻易地忘了他。
  
  他要的不多,他只要许一霖不会忘了他。
  
  
  
  
  
  而现在,许一霖是真的不会忘记他,因为他会死在许一霖面前。
  
  荣石没想到两个月过去了,傅郴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想到衡玉子会不顾他身后的荣府,居然用傀儡术来控制他去杀许一霖。
  
  荣石心想这是第几次了,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他再一次深刻意识到,自己保护不了许一霖。
  
  不过,或许所有的无力感都来自于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荣石发现,将生死置之度外后,有些事情也不像他原来所想的那般不可能。
  
  被衡玉子掐住喉咙,荣石濒死的时候,心想,衡玉子受了重伤肯定要撤退,精心布下的埋伏也发挥不了什么用处。
  
  这次他终于护住了自己喜欢的人。
  
  
  
  
  
  只是……万万没想到许一霖来了。
  
  荣石的意识在慢慢消失,可他放心不下许一霖。
  
  “我不……喜欢你……恨你……”荣石翻来覆去地说。
  
  “还真是情深嗬。”不远处,衡玉子嘶哑难听的一句嘲讽传来,“这个凡人知道我要杀你,不惜豁出了命要先把我杀了,现在为了让你不要报仇以免陷入险境,还故意说些绝情的话,真是被妖物迷了心智了。”
  
  荣石恨透了衡玉子,心神激荡下,嘴角又是一阵血流涌出,把许一霖看得惊骇万分。
  
  “滚啊……”荣石这样对许一霖说道。
  
  然后他的嘴就被许一霖堵住了。
  
  许一霖给他渡灵的手就没松开过,脸上全是泪水,他俯下身,温柔地吻着这个对他说“滚”的人。
  
  荣石的眼泪没入鬓角,涣散的眸子本已微微阖上,随即却又睁圆了,受伤的喉咙口发出粗粝嘶哑的喘气声,本来无力垂下的手僵硬地抬起,往自己心口处的匕首握去。
  
  不远处,衡玉子正摆弄着那只布娃娃。
  
  或许是许一霖渡了灵力缘故,也或许是垂死之人的顽固执念,衡玉子本想让荣石拔出那把刀去杀许一霖,可荣石的手一直握着匕首的刀柄,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似乎在拼命想要挣脱控制。
  
  许一霖察觉到荣石的挣扎,分开两人的吻想看看他怎么了的时候,就骇然地看见荣石握着那把匕首,往自己心口处又插深了几分。
 
  只来得及再看许一霖一眼,荣石的生机便彻底断绝。
  
  “荣石!”
  
  许一霖嘴边沾了荣石的血,衬得一张脸煞白,他一遍又一遍地把自己的灵力渡过去,却是石沉大海,荣石没有了任何反应。
  
  许一霖收回渡灵的手,颤抖着想去摸荣石的鼻息,却又停在了半空。他怕,他好怕……
  
  “荣石……”
  
  许一霖眼里的泪水这时候像是干涸了一般,他怔然地把手覆上荣石大睁着的眼睛,轻柔无比地阖上,嘴里喃喃地念着荣石的名字,一声又一声。
  
  荣石……你好好睡一觉。
  
  
  
  

  
  “知道他方才为何要自绝生机吗。”衡玉子看这场死别看得很开心,“因为控制他的傀儡在我手里,我想让他用那把匕首杀了你,结果这凡人居然又自己找死了。”
  
  衡玉子嗤笑一声:“蝼蚁一般,不自……”
  
  话音未落,他便一个缩地成寸,转移了位置。而在原地,许一霖背着荣石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区区障眼法,也敢在老夫的天眼面前露丑。”衡玉子洋洋得意道。
  
  许一霖只冷冷地看着他。
  
  “你这是又想用隐身术了吗?”衡玉子悠哉地开口,脖子上的那道伤痕还在流血,只是量小了很多。
  
  许一霖瞳孔一缩。
  
  “被我说中了?劝你少费些力气,这些雕虫小技在我的天眼下都是无所遁形的。”衡玉子好不得意,“给你看看真正的法术是什么样的罢!”
  
  “散!”四周弟子应声齐齐退开,带起的气流让衡玉子宽大的道袍无风自动,若不是满脸血污,看着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
  
  只见他原来所站的位置——亦是许一霖现在所处的地方,以许一霖为中心出现了一个花纹繁复巨大的法阵,十六条埋在地底的金色锁链破土而出,聚拢成一个牢笼,封锁住许一霖所有的退路。
  
  许一霖后退半步,察觉到自己的灵力正在慢慢流失,他无措地将荣石的尸身抱在怀里。
  
  “锁妖阵。”衡玉子缓步踱至牢笼面前,对许一霖道:“老夫知道,桃树妖只要化成树形,就可以随时增长修为,便画了个散灵阵,只要你在里面一天,不但吸收不了天地灵气,而且还会被这散灵阵化去修为,一天天地虚弱下去。”
  
  聚灵阵是集天地灵气,散灵阵便与之相反。这阵法本来失传已久,可谁让他有整个大周朝为宝库呢?
  
  “是不是很恨我?恨我一手造成了你所爱之人的死。”衡玉子含笑对着许一霖说:“可是你恨我又有什么用呢,你非但杀不了我,还要受我钳制。空有一身修为,却不思进取,你们这些桃树妖,拥有极高的天赋简直是世间最大的不公。”
  
  “我如今,也是替天行道。”
  
  许一霖原本澄澈的眸子染上了杀意,仇恨的目光毫不掩饰地看向衡玉子。
  
  衡玉子丝毫不怵,反而越加高兴。
  
  恨吧,越恨我最好!恨到想把我挫骨扬灰!
  
  当人间至善本来无情无欲的桃树妖,七情六欲完整的时候,他开天眼真正需要的那样东西——桃树的心,便会诞生。
 
  
  
  
  

  
  未完待续
  
 争取两天完结。

感谢上天,让我遇见这么美好的你,叶神,生日快乐!

出些本子,中考了清下书柜,打星暂时不出,但可以先排。顺便求醒黄粱和从前从前。占tag十分抱歉.。

愿太太三次安好。

清和润夏:

并不需要为我吵架,姑娘们。


我本人嘴笨,跟人对骂根本接不上词。但嘴笨不代表一个人软弱。基本上我想说什么是因为我想说,谁也不能左右我的想法。


想了想,表达太委婉是我的一个很大的毛病,我决定直说吧。


姑娘们维护我的心,我很感动。


我也有想要维护什么的心。


我没能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事情,这是我的错误。我恨造谣的人,我恨得要死,词汇贫乏不知道能怎么痛骂这些人,我只能喊“你离我远一点”。这不是“被欺负”,这是我自己要喊的。我多希望姑娘们哪怕跟着我喊一声呢?


我谁都没拉黑。因为言论根本堵不住,拉黑没意思。想法表达出来,也就可以了。不需要纠缠,不需要话赶话。有些话其实也挺有意思,当个警醒。


这一年多我很快乐,谢谢,我说过话痨找到一些可爱的听众犹如沙漠里找到水。我讲故事,姑娘们给我的温柔的回馈会让我受益终生。一年多的快乐记忆,已经太满足了。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一年多无私热情的支持,这一次,真得道别了。


最后,凌野,你,王八蛋。